2014年02月27日

我記得這約定

四季之初,面朝大海,春風微涼,春暖花開,剪壹段陽光明媚入箋,舒展慵懶的精神。

三月裏,桃花如鄰家初長成的碧玉少女,含羞綻放,抗衰老護膚品在風郎們的追捧中搖曳生姿,嫵媚的飄香更好似能撥亂流年,顛倒紅塵裏的情情愛愛。讓恨者不再恨,愛者更惜愛,無措未來壹場月光清輝,能愈合傷悲染指過的舊傷,放過夢裏那抹前世紅塵渡口處所牽盼的麗影,讓悲者不再嘆:邂緣若不能解緣,今生為何又要我遇見她?

雨落,三月裏最多的嘆息,滴滴答答,連闕成壹首籠罩著淡淡憂傷的調子,詞中哼唱的正是這座寂寞城裏我壹抹蒼白的淺笑,淺笑應景,壹襲披著淺悲的素色畫卷就這樣鋪張開來,鋪向畫卷的另壹端,煙雨夢裏妳撐傘時的回眸淡笑,笑著畫卷這壹端略顯狼狽的我。對視、凝眸、筆頓,我竟癡了這壹瞬間,時間靜止,妳從畫卷中攜著柔情的眼神向我走來,穿過我無措的防線,霸道而大方地烙入我的胸膛,是壹種清涼溫暖的感覺。

夜不再彌散孤寒的氣息,就連夢裏銀裝素裹的飄雪之國也融化消失,被壹縷縷金燦燦的陽光所填滿,天空湛藍的看不到邊際,如同現在我腳下所踩著的這片綠野,廣袤汪洋的看不到盡頭。躺在柔軟的草地上,吸吮著草香給予的清新,快樂油然在心底生根發芽,這才是春潛藏的感覺——蓬勃激情,這才是春該有的樣子——陽光微笑。

我現在才二十歲,正處在人生四季裏的春季,所以我該充滿朝氣,活得激情。什麽不明媚的陰霾都滾壹邊玩去吧!我在心底對自己如此吶喊。

從前,無論我如何起筆,最後都會於夜裏那壹抹憂傷的孤影落筆。但今天,我要打破自己的格局,香港如新集團以憂傷起筆,用快樂收筆,因為我真汲取到了自己青春正在復蘇的力量。

曾經,是我先以為她已經逝去,才將她埋葬在思念的墳墓。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她壹直都年輕著,而且壹直都未曾離我遠去。所以今後,我要伴著她壹直幼稚下去,直到人生冬季裏最後壹場飄雪的降臨,我才肯抱住她,與她壹起安眠在人生最後的純潔無暇的世界裏。

終於懂得夢裏我所牽盼的那抹麗影為誰,原來是壹直在暗中守護我的青春,怪不得她壹直抱我以笑,原來是在等我跟著她壹起放聲大笑:哈哈!痛快!痛快!這才叫青春!哈哈!

她依偎在我的胸膛,對我碎語輕言:妳知道嗎?無論是前世還是來生,我都未曾離棄過妳,因為我曾答應過妳,我會在前世的渡口處等妳歸來,我會在來生的紅塵裏等妳尋覓。

我柔和地望向懷裏的她,康泰旅行團輕啟自己的朱唇:我記得這約定,壹直都未敢忘記。所以妳該曉得我們正相擁的今生,即我們前塵的渡口即我們來世的紅塵。


同じカテゴリー(nuskin)の記事
 人生真諦的永恆 (2014-06-04 16:13)
 孤雁歸兮聲嚶嚶 (2014-05-31 11:12)
 燦然宣揚著自己的美麗 (2014-04-07 10:58)
 我依然站在這裡! (2014-03-24 17:54)
 以為接近幸福,卻發現濃情不復 (2014-03-19 12:17)
 一生有了文字,生活變得富有意義 (2014-03-14 19:41)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


削除
我記得這約定
    コメント(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