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31日

孤雁歸兮聲嚶嚶

記憶真是壹件神奇的事,駐滿了世間的種種,無論是喜怒哀樂,還是酸甜苦辣,盡入其中。正如詩人所言,這個世界,有沈淪的痛苦,也有蘇醒的歡欣。這些都被某些形式保存了下來。

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高山流水,相遇知音,那是多麽奇妙。天台玻璃屋有琴曲流水,記錄了千古佳話。又有金榜題名時,可奏《十八學士登瀛洲》。有詩為證,“天將昌唐,丕哉吾皇。崇文學,蒐羅俊良。禮延納,十八學士在金馬玉堂”。宋徽宗也書過十八學士之名。

江淹《別賦》:“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範文正公:“黯銷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元好問:“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蔡文姬專有《胡笳十八拍(po)》,以寄留在匈奴的兩個兒子,曲子何其悲傷。有詩為證,“胡笳動兮邊馬鳴,孤雁歸兮聲嚶嚶”。

古琴中自有新天地。王靜安《人間詞話》評李後主詞,“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之詞。”古琴傳至今日,古琴中境界洞開。

有有我之境,中一派位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有如“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漢明妃有琴曲《秋塞吟》,又名《搔首問天》,因恨不見遇,而作怨思之歌,又謂之《昭君怨》。《太音補遺》:“時莫悲於秋,地莫極於塞。高秋遠塞,飛鳥不下,走獸忘群,傷心慘目,孰有過於此哉?此蓋以傷昭君出塞之苦也”。秋塞本無情,而琴以賦以深刻情境,實在感人。

亦有無我之境,以物觀物,故不知何者為我,何者為物。有如“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最有名曲莫過於《平沙落雁》。琴者,禁也。即禁止內心感情,香港如新以抒琴曲所物之態,物之情。

清張孔山《天聞閣琴譜》解題為,“蓋取秋高氣爽,風沙靜平,雲程萬裏,天際飛鳴。借鴻鵠之遠誌,寫逸士之心胸者也。”此曲取意不俗,意境高遠,以靜寓動,以逸待時。通過邪念逸恬靜的情景描寫,引發幽渺曠遠的美妙意境。

古琴作為君子四藝之首,文人傾於心與血,王賜豪駐滿生活的記憶。在如今歷久彌新,每每彈來,意滿興濃。


同じカテゴリー(diary)の記事
 回到那時陽光燦爛的心境吧! (2014-07-02 18:30)
 人生真諦的永恆 (2014-06-04 16:13)
 似乎一切都關於曾經 (2014-05-20 17:29)
 我依然站在這裡! (2014-03-24 17:54)
 受賞とか入選とか (2013-12-03 17:07)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


削除
孤雁歸兮聲嚶嚶
    コメント(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