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だてBLOG運営事務局 at

2014年02月27日

我記得這約定

四季之初,面朝大海,春風微涼,春暖花開,剪壹段陽光明媚入箋,舒展慵懶的精神。

三月裏,桃花如鄰家初長成的碧玉少女,含羞綻放,抗衰老護膚品在風郎們的追捧中搖曳生姿,嫵媚的飄香更好似能撥亂流年,顛倒紅塵裏的情情愛愛。讓恨者不再恨,愛者更惜愛,無措未來壹場月光清輝,能愈合傷悲染指過的舊傷,放過夢裏那抹前世紅塵渡口處所牽盼的麗影,讓悲者不再嘆:邂緣若不能解緣,今生為何又要我遇見她?

雨落,三月裏最多的嘆息,滴滴答答,連闕成壹首籠罩著淡淡憂傷的調子,詞中哼唱的正是這座寂寞城裏我壹抹蒼白的淺笑,淺笑應景,壹襲披著淺悲的素色畫卷就這樣鋪張開來,鋪向畫卷的另壹端,煙雨夢裏妳撐傘時的回眸淡笑,笑著畫卷這壹端略顯狼狽的我。對視、凝眸、筆頓,我竟癡了這壹瞬間,時間靜止,妳從畫卷中攜著柔情的眼神向我走來,穿過我無措的防線,霸道而大方地烙入我的胸膛,是壹種清涼溫暖的感覺。

夜不再彌散孤寒的氣息,就連夢裏銀裝素裹的飄雪之國也融化消失,被壹縷縷金燦燦的陽光所填滿,天空湛藍的看不到邊際,如同現在我腳下所踩著的這片綠野,廣袤汪洋的看不到盡頭。躺在柔軟的草地上,吸吮著草香給予的清新,快樂油然在心底生根發芽,這才是春潛藏的感覺——蓬勃激情,這才是春該有的樣子——陽光微笑。

我現在才二十歲,正處在人生四季裏的春季,所以我該充滿朝氣,活得激情。什麽不明媚的陰霾都滾壹邊玩去吧!我在心底對自己如此吶喊。

從前,無論我如何起筆,最後都會於夜裏那壹抹憂傷的孤影落筆。但今天,我要打破自己的格局,香港如新集團以憂傷起筆,用快樂收筆,因為我真汲取到了自己青春正在復蘇的力量。

曾經,是我先以為她已經逝去,才將她埋葬在思念的墳墓。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她壹直都年輕著,而且壹直都未曾離我遠去。所以今後,我要伴著她壹直幼稚下去,直到人生冬季裏最後壹場飄雪的降臨,我才肯抱住她,與她壹起安眠在人生最後的純潔無暇的世界裏。

終於懂得夢裏我所牽盼的那抹麗影為誰,原來是壹直在暗中守護我的青春,怪不得她壹直抱我以笑,原來是在等我跟著她壹起放聲大笑:哈哈!痛快!痛快!這才叫青春!哈哈!

她依偎在我的胸膛,對我碎語輕言:妳知道嗎?無論是前世還是來生,我都未曾離棄過妳,因為我曾答應過妳,我會在前世的渡口處等妳歸來,我會在來生的紅塵裏等妳尋覓。

我柔和地望向懷裏的她,康泰旅行團輕啟自己的朱唇:我記得這約定,壹直都未敢忘記。所以妳該曉得我們正相擁的今生,即我們前塵的渡口即我們來世的紅塵。  


Posted by stairhee at 17:45Comments(0)nuskin

2014年02月25日

這樣的宿命,我們不可更改

總是喜歡一個人在漆黑的夜裡倚窗聽雨,去心疼我一生珍愛的雨滴落地時心碎的低泣淺歎,此時的心境,與其說是習慣了在自我編織的夢境裡不斷地自我安慰,還不如說是習慣了獨自一人慢慢欣賞、慢慢咀嚼那些與雨有關的回憶 約會

在雨中漫無邊際地尋找曾經散落一地的心情,記憶顯得有些沉重。

亂飛的雨滴,淩亂的文字,全是我淩亂的心情;孤獨盡染,繾綣淒美盡殤,淚花是我唯一的陪伴。

此去經年,誰是我的過客,誰又是我的歸人早已定格;也同樣如此,誰是你的歸人,誰又是你的過客都已成為定數,我們都無法更改。只是我得感謝上蒼,感謝上蒼在彼此的風景裡,故意安排了那麼一段美麗的相遇,我今生的回憶才那麼美麗。

傾心相遇,唯恨離別。

流逝的歲月,斑駁了我們的容顏,也抹去了許多深藏的記憶,除了那段美麗的相遇,還一直刻在心扉裡,好多好多的往事都模糊在這夜的盡頭,都滴落在這流觴的雨水裡。

如今,再次打開層層的心事,又似乎闖入了那些無法釋懷的回憶。感覺一切好像又回到了那美麗的相遇,似乎覺得你永遠不曾離開過我的身邊。就像我們最初的邂逅,現在依舊覺得那麼美好,雖然我們都認定彼此都只是匆匆過客,誰也不值得為誰牽腸掛肚,但每次無意的碰觸,可我還是會怕,怕自己在那往惜的時光裡迷了路,找不到出口,怕永遠深陷對你的回憶裡。

凝望冷雨夜,寂寞無處排遣。垂首低眉,萬絲憂愁,有誰願意悄悄為我觸摸孤寂的靈魂。

或許,我很幸運,幸運我的一生中能夠擁有那麼一次美麗的相遇,幸運今生可以傾心聽到一次花開的聲音,看到一次花落的寂然。

說實在的,我曾經燦爛的夢想被漫長的歲月撕碎得不堪回味,即使殘留一絲悽楚的溫存,也是我傻傻地誤認為你的芳香會再次掠過我傻傻的等待。

也許對你而言,只有你過盡了你的千帆,輾轉了你紅塵的分分合合、聚聚散散後,你感到厭倦了,感到勞累了,你不想再玩了,才會偶爾想起我對你的好,才會帶著一身的疲憊出現在我的面前,出現在那個我等你等了多年的路口。你說,不是嗎?花開再謝、人來又走。假若的假若,一切早已註定,你永遠是個過客,不是歸人,那麼,我流觴的文字,也永遠才能寫著一些無處傾述的話語,用它們來安慰一生的滄桑與淒涼。

因為我知道,回憶再怎麼美麗,遺忘,只是時間的問題。誰還會在誰的夢裡,像當初一樣,留下太多的牽掛;誰還會在誰的思念中,像當初一樣,不分日日夜夜、夜夜日日地以淚沾巾。從此,一切都在彼此的記憶裡慢慢褪色,這樣的宿命,我們不可更改。

所有的故事,正如這雨中飄落的殘葉,隨著流水慢慢遠去,就這樣慢慢遠離了最初的原點,永遠都回不到過去的燦爛,我們有資格說的是,因為有了彼此的路過,彼此才有了那段最美麗的回憶 小房子
  


Posted by stairhee at 15:46Comments(0)記事

2014年02月14日

這個寒冬裡最美麗的時刻!

一覺醒來,看見窗外漫天飛雪,差點歡呼雀躍。下午,兒子去上課後,看見Q上有不少朋友更新了說說或空間,內容竟然都與這場雪有關的……於是,再不猶豫,如新集團想著該往何處拍些雪中美景。打扮停當,信手電話諮詢閨蜜,附近哪有梅花。她稍作思忖說就近的就是城北體育公園,那裡有梅花。趕緊拿上相機出門,直奔目的地。出門才覺好冷啊,北風陣陣,雖談不上刺骨,卻也讓我打了幾個激靈。當時的我,穿著粉紅旗袍、外罩紫色披肩,本想與雪花、梅花交相輝映的,但也不能為了風度而失去溫度吧。所以,又折轉身回家穿上了那件紅色羽絨衣。逆風疾走,乘上46路公車,幾站路之後我已站在城北體育公園門口。
一眼望去,公園裡人影稀少。往裡邊走去,有一個、兩個或三三兩兩的行人與我擦肩而過,他們或行色匆匆,或閒庭信步,也有零散幾個拿著相機的攝友。往西走了一段路後,轉過幾個彎,就看到不遠處有好幾株盛開的紅梅,仿佛還有一對情侶也在拍照。可是,等我不顧泥濘,快步來到紅梅樹下時,他們已然離開。面對空無一人的梅花園,nu skin如新竟心生一絲失落與惆悵。放下思緒,取出相機,開始不停的變化角度,卡擦卡擦!忙得不亦悅乎。拍了幾株紅梅,一轉身,驚喜的發現另一側還有幾株黃色蠟梅。可惜,黃色蠟梅相比紅梅有些焉了,不夠精神。
不知道圍著這片梅花樹拍了多少照片,正遺憾沒法為自己拍張人立雪中映紅梅的照片,心想著如何自拍時,終於有和我一樣來雪中探梅的遊客走進梅園,當即請一位大姐為我按了幾下快門。之後,我在邊上繼續拍攝,看見結伴而來的他們,在梅樹下擺著POSS,在雪地裡盡情歡笑,開心的笑聲和雪花一起飛舞。而我,雖然形單影隻,但是興致不減。繼續一個人的雪中漫步,邊走、邊拍,儘管手指被凍得麻木,雨傘也幾次被風吹得脫手,但是能與雪花和梅花做這般親密接觸實乃一樁樂事。後來,我索性棄傘不用,任憑雪花飛入我的眉間、髮際,吻上我的鼻尖、臉頰,任憑雪花濡濕我的鏡片和衣襟,涼絲絲的感覺竟讓我心生甜蜜,還有那麼些心動。就在我打算離開這片梅園時,看見一位大叔正對著梅花不停按響快門。忍不住,走上前去請他為我拍張照片。這位大叔的攝影技術有些了得,為我拍的幾張梅花掩映下的照片很美。在我一再的感謝和讚揚中,大叔說他也只是拿相機玩玩的。
時光飛逝,一晃竟已5點,再意猶未盡也只得打道回府。到家後,才發現羽絨衣上有斑斑污漬,想必是鑽樹叢時留下的印記。果然是,雁過留聲,人過留痕,惟有光陰劃過悄然無聲!雪花呵,你用你的純潔和灑脫,告訴我,無論現實怎樣的殘酷和冰冷,無論承受多大的傷痛和委屈,一定要記住,坦蕩做人,快樂做事,g-suite cardinal manchester像梅花那樣,無懼風雪,不畏酷寒,惟留一片清香和真情在人間!
在這場紛紛揚揚的雪花中,賞雪景、拍雪梅,與雪共舞、與梅同心,是這個寒冬裡最美麗的時刻!  


Posted by stairhee at 12:54Comments(0)記事nus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