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4月28日

這幅《拾桐花》

收藏很久了,放在文檔裏,沒事時翻出來,給自己欣賞。只為給自己在平淡的生活裏多添些美好。畫上的風景,恰是我逝去的童年,這樣的畫面,也是我們每個人的。每每去看,心生喜悅不言而喻,我不知這幅作品出自那位畫家,但我明白他與我一樣的美好留在心中余仁生保嬰丹

人間四月,滿目春光,一條鄉間小路上,走著兩個紮羊角辮的小女孩,她們兩個一前一後,手提竹籃向著樹叢中走,抑或是一對小姐妹,小路兩旁,是盛開的花樹,低矮的小屋,整個畫面簡潔明快,人間四月,都在這裏。這些花樹有紅有白,有紫有黃,這二位小女孩,在這春天裏,內心如這花兒一般,美好豐盈。

在春天,我並沒有撿過桐花。我只是看到童年一樣的美好,令我難忘,也令我會想起童年的自己。

我聽家人說過,在北方,春天都有吃桐花的習慣,我想此畫所要表達的也是這樣子吧。所說桐花是泡桐樹花,花開紫色,在中原種植許多。最初認識是我剛來中原的第一個四月,在我居住的街道兩旁,看到樹上開紫色花,地面滿地落著紫色花,我撿起來,聞過,問好友,她告訴我,這是泡桐花,聽說洗乾淨裹上面粉,在鍋上蒸熟吃。從那時起,我知道了桐花,每年四月,看粗壯的桐樹盛開到荼蘼,它雖不及那些桃花,海棠那麼開得耀眼,可在四月芳菲盡時,桐花開到滿河岸,卻是一種浩蕩的氣勢衍生工具

看到這浩蕩的氣勢,很想說,多美啊。再停留一會兒,再停一會兒再走。

也許,許多感激都源自於自然的饋贈,來自於上帝賜予我們的美與感動。就在昨日黃昏,我與先生沿著河岸散步,夕陽正好,河水清澈,細風剪過柳色,別樣感動。那餘下來的美,就是那棵開得茂盛的桐樹了,一棵泡桐樹上,開滿了紫色的桐花,有一個球場那麼大,滿地落著紫色,河岸旁也是,水面漂著一層紫,但沒有一絲的悲傷,它們飛舞的瞬間,就像落葉歸根般那麼靜美,開得清逸,落得灑脫,淡然而清明。恰如一個完整美好的童年,跳躍在這永遠的四月。我心如在良宵首爾自由行

詩人說,每一棵樹都是一座寶藏。

人像一棵樹,在歲月裏開花,長出葉子,結出果實。這樣四季更替,永不停止的活著。綠了黃了,歲月依然在。花兒落了,落紅滿徑。我們要由衷讚美那一場花瓣雨,留在心裏的輕。綠葉黃了,我們由衷讚美它與泥土為伴的圓滿。再不辜負春光,以眼底的春和景明,烹煮出綠意來,給歲月留下一碗不舍的味道。  


Posted by stairhee at 11:04Comments(0)良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