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16日

清澈的溪水照見了我的影子

紅塵路上,揉碎一個紅塵夢,灑在心田,生根,發芽,成了一個江湖夢。唱一首紅塵歌,高山流水覓知音,雲遊四海,仗劍走天涯!江湖,從未遠去,江湖夢,一直在我們的心裏,彈指間,流年成一瞬,塵世,不過睜眼閉眼間,一雙人,一個夢,一個江湖名創優品
  
  那一日,我一身素紗衣,憑欄而坐,輕呷一杯清茶。驀然,視線裏,你一襲青衣,執一把雨花劍,似一朵落花般,飄然而至,我癡癡而望,似是在夢裏,又似在 眼前,覺得自己成了一朵小花,飄得老遠老遠,直至飄出了自己的世界,在你身邊翩翩起舞,甚是歡快,一朵一朵,一瓣一瓣的嫣紅,嫵媚了春光,醉了心懷。我忘 了自己是一個靜靜品茶的女子,只是一味地癡,一味的看,就那樣,仿佛在看一幅美麗的風景一樣。見你上了一輛馬車,恍惚間,感覺你瞥了我一眼,我澀澀的低下了頭,再次抬頭,已不見你的蹤影,內心卻竊笑自己的癡名創優品
  
  那一月,琴音嫋繞,日子漸近。我終日撫琴,只為完成自己的夢。水榭樓臺,一曲又一曲,輪到我,於眾人中,我一身淡青色,深情撫琴,彈至最深處,竟然落了淚,眾人醉,有人低聲而泣,有人望我如夢,有人癡癡若醉,一曲罷!竟然飄出了幾朵掌聲,清脆,美好, 我聞聲而望,你,一如當初,一襲青衣,濃眉,眼中帶著欣賞,帶著癡醉,更多的是一份解意,高挺的鼻樑,恍然發現你的正臉,如此俊美,儘管你並無刻意裝扮, 可是英俊容貌依然掩飾不住,臉部的線條俐落俊美,五官幾乎無懈可擊,我再一次癡了。看至全身,手中不見那日的雨花劍,換做的是一把古紅色的琴,我會心一 笑,想來也是同道中人。你邀我共奏一曲,我走出亭臺,走向你,至你面前,莞爾一笑,拿著琴,乘上一匹白馬,你上了一匹棕色的馬,眾人讚歎,或許是唏噓聲, 我不得而知。只知心中有些醉了,策馬賓士,耳邊呼呼的風聲好香好香,似是在一片花海,至一片桃花林,我們席地而坐,撫琴奏曲,桃花紛飛,甚是歡快,那日,撫琴覓知音,花兒伴舞,我們醉了,醉在了琴聲裏,醉在了桃花裏,醉在了紅塵裏名創優品
  
  那一世,人面桃花不知何處去,再次相見,已是一夢。自那日一別,我不知你何人,亦不知你的歸路,你不知我何人,亦不知我的歸路,彼此知道的,唯有一片 琴音。想,如若有緣,定能再見,我不打聽你的消息,亦不知你的歸期,只是靜靜撫琴,靜靜做自己,做個安靜的女子。我再次憑欄而坐,半遮面,為眾人撫琴,忽 聞一聲馬嘶聲,接著馬蹄聲由遠至近,腦中突然跳出了你,英俊的容貌,好聽的曲子,懂我的心意。曲罷,眾人靜寂,我深鞠一躬,抬頭,卻望見了眾人中的你,一 眼,僅僅一眼,就知道是你,一如初見,你一襲青衣,只是臉上多了一份激動,一份欣喜,我會心一笑,知道,你來了。可是,微笑的臉下麵心裏千回百轉,有些甜 有些澀,一滴淚,順臉滑落,滴在了心間,開出了一朵小花,我又一次癡了。你下馬,上了樓臺,走至我面前,半晌不語,好久,簡單的一句:你,過的好嗎?聽見 這一聲簡短的問候,我的淚似斷線的珍珠,係數落下,模糊了眼眶,濕了面紗。原來,那日偶遇,那月桃花林間撫琴,到現在的似在夢裏,我竟這般懷念,這般在 意,原來,一直在我夢裏,你不顧眾人詫異的眼光,輕輕取下我的面紗,深情地擦幹我的淚,帶我上馬,一路飛馳,路邊,花開的好燦爛,空氣裏,滿滿的陽光。至那片桃花林,我們背對而坐,望著天空,細數著自己的心事,仿佛,時光又回到了那日,我們撫琴奏曲,好不開心。曾幾何時,桃花滿天,相遇是桃花下醉人的琴弦,如何讓掩飾那一抹嬌怯的容顏人民幣匯率
  
  桃花林,桃花樹,桃花似的人,你深情地向我訴說你的經歷,我靜靜地聽,就像自己的經歷一般。也談及了那些往事。
  
  你深情地說:那日,見你靜靜品茶,不為世事所動,安然的樣子,像個孩子,有些好奇。那月,曲調悠揚,深情至深,再次好奇,見了彈琴人,一眼便知道是誰,一曲罷,為之讚歎,那片桃花林,那些彈過的曲子,你都記得。我醉了,醉在了你的眼眸裏,醉在了你的記憶裏。
  
  你換上一股認真,清澈的溪水照見了我的影子,輕柔地吐露:“此生,你是我最想珍惜的女子,遇到你是我的幸運,是上天對我的偏愛。你愛撫琴,我陪你,你愛江湖,我陪你,你,願意麼?”
  
  我莞爾一笑,卻笑出了淚花,我知道自從那一日初見,那一日桃花林撫琴,我的心就沉入了那清澈的溪水裏,雖然沒有江海般浩瀚,可我卻沉了。知道再次遇見,我才知道,原來,我已經如此念你,而我又何德何能,得你這般深情的諾言?
  
  此生有你,我願做個明媚的女子,不以外物而喜,也不以外物而悲。我重重點頭,淚順著眼眶流入心臟,在那裏開出了一朵小花,我知道,此生,你就是我要等的人。
  
  一襲青衣,一把雨花劍,一把古紅色的琴,就這樣,驚了我的心弦,醉了我的笑顏。此生,我要的不多,只要一個可以護我懂我的人。
  
  我只是個平凡的女子,只是於千千萬萬個面孔中遇見了你,這是前世的情還是今生的緣?一雙人,一個夢,就是一個江湖,。有你,哪里都是江湖,恍然入世,恍然如夢,前塵的舊夢,或許不過一盞清涼罷!
  


Posted by stairhee at 11:31Comments(0)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