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だてBLOG運営事務局 at

2014年07月02日

回到那時陽光燦爛的心境吧!

漸漸長大,發覺同學們一開始就對我有很深的成見。他們集體孤立了我,每次上文體課,我總是獨自一個人站在操場的大樹旁看著同學們成群結隊互相追逐,互相興奮地踢著毽子,相互善意地抓弄對方,或者兩個人、三個人坐在陰涼的階梯上歡快地談笑風生,我的心感到很淒涼很淒涼,我很怕文體課,因為她帶給了我觸景傷情,它帶給了我孤身一人無人理會的無比無比的悲傷與寂寞。我的心就是從那時開始慢慢的變得黑暗、變得冷清,從小時候的陽光照我心變成了煙雨濛濛的心境,從五彩斑斕的彩虹,變成了一片灰色的世界史雲遜
一直一直我都在努力,努力地學習,努力地去改變自己在別人心目中的形象,努力地去改變別人對我的看法,可是即使從一個差生變成了學習還可以的學生,即使我也獲得了不少的友誼,可是由於我的缺點太多,他們很快就離開了我,我的快樂的心,已經打了折的陽光的心又開始滿心的烏雲。
十七歲,花一樣的年紀,花一樣的心情,花一樣的故事,花一樣的純潔,就像河塘的荷花一樣,可是我這朵花過早地凋謝了,留下了幾片殘葉枯死在湖面上,我被重重的壓力擊垮了,我能參加高考,我住進了醫院,對我來說,這是個多麼大的打擊,多麼難以承受的事實。告別了,我的十七歲,告別了,我的花季,告別了,我的高考,告別了,我的老師我的同學們康和堂
輕輕地我來了,來到這片小森森,回憶著過去的各種傷痛與不幸,我的心流淌著遺憾、不甘和對光陰無情,物是人非的傷感。我想著想著,看著看著,小時候快樂純潔的心,不就是如今滿塘隨風舞動的荷花嗎?不就是這滿塘聖潔的荷花嗎?你看,河塘邊不知名的小草小花輕盈地愉悅地盛開著,樹上小鳥機靈跳著舞,親著小尖尖的小嘴,再看看這片小森林,每一棵植物都是那麼地積極樂觀地生長著,誰說她們沒有經過風雨,誰說它們沒有斷過腰枝,沒有被雷電擊中,包括這一池的荷花,它們不也是被狂風暴雨侵襲過嗎?可是它們不是又在每年的五月如期地綻放嗎施政樂
我忽然明白了,我忽然醒悟了,我為自己的不幸感覺到無限的悲哀,卻忘記了只有快樂,自由,純潔的心境,心情和小時候那種對暴風驟雨,對自己身旁和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打擊的那種“不為任何不快的事情所影響的”和對它們泰然處之的態度。我過於敏感過於脆弱,習慣了被眼前的困難所束縛,卻沒有發現原來小時候我的心境就是我現在所要學習的老師和榜樣。感謝你,這片小森林,這池荷花,是你們讓沉浸在對過去苦難感覺悲傷的我又一次有了自信,我要像孩童時那般純淨,快樂,自由,不怕任何風雨,不為不幸的事情所困擾的樂觀心態那樣,讓一切心情回到原點。回到那時陽光燦爛的心境吧史雲遜護髮中心
  


Posted by stairhee at 18:30Comments(0)diary

2014年06月04日

人生真諦的永恆

  太陽躲進了厚厚的雲層,湛藍的天空佈滿了灰白的靄氳。靜靜地獨立瓊樓,站在風過的視窗,一天走過一天,一夜穿越一夜。霓彩的裙衫漸漸褪色,黑亮的長髮忘了當初,瓊台的一角卷起淺淺的心語。淡淡的煙草在漠漠的輕煙裡低訴,如新香港悠悠的時光如跌落的瓷陶,碎了一地的閑說,絮語如風般曼舞在歲月的長河。
  生活是一望無際的大海,人便是大海上的一葉扁舟。大海沒有風平浪靜的時候,所以,人也總是有歡樂與憂愁。
  往往有這般的情景:當一個人不如意向另一個人傾訴時,常常聽到對方最多的話:就是我懂得。試問,朋友,你真的懂得他們的煩惱與憂愁嗎?真的懂得他們失落的心境嗎?真的懂得他們難解的根由嗎?我想,假如你沒有與傾訴者有過同樣的經歷,又或許你的意境還沒有昇華到一定的境界,你很難真正的懂得一個人的喜與愁。
  因為真正的懂得,不是一句簡單的寬慰或問候,不是一句刻意的解答或勸解亦或是分析。它是一種真誠,一種默契,一種對傾訴者訴詞與心境的參透。懂得一個人,有時無需言語,只一個舉止,一個眼神,一聲輕歎,就能夠安撫一顆躁動的情緒或悲傷亦或憤慨的心靈。
  真正的懂得,似蘭花的幽香,雖淡卻能持久;似一本好書,雖然章節有時有點簡短,但同樣能感悟和震撼人心;真正的懂得,似一首旋律,演繹的是生命的寬容與深愛。懂得的情懷天荒地老,懂得的心境靜聽花開,懂得的世界博淵深闊。懂別人,也是在懂自己,懂自己,也是在領悟整個人生。
  每個人的前面,都有一條通向遠方的路,崎嶇但充滿希望。不是人人都能夠平坦的走到頭,因為阻擾人們向前的有各種因素,是因疲憊不堪而半途而廢,還是勵志克服困難勇敢向前?懂得告訴我們,主宰人的腳步並非歡樂和痛苦本身,而是心境,也就是真正的懂得。
  當生活的困擾襲來,我們要懂得丟下沉墜,仰頭遙望湛藍的天空,如新nuskin產品讓千姿溫柔的白雲映入心田。就像兒時玩得疲倦了,找一塊青青軟軟的草地躺下,任陽光在臉上跳躍,任微風拂過沒有褶皺的心。
  懂得當奮鬥的路途被層層的失意包圍,我們要打開窗櫺,讓怡人的陽光走進來,在芬芳甘甜的泥土氣息中尋找一絲的寧靜,就像兒時,灌滿一瓶皂水,鼓起兩腮吹出一個又一個氣泡,帶著憧憬閉上眼睛,許下一個心願。於是,心中便多了一份慰藉與欣喜。
  人生充塞了坎坷,面對無奈的惆悵,我們要懂得凝住眼眸,看夕陽的光環繽紛,聽蟲鳴蛙咕。就像兒時在野地裡聽蟈蟈的叫聲,用蛋殼裝滿螢火蟲的閃爍。於是,一切令人煩惱的嘈雜漸漸隱去,擁有的是一顆寧靜的心。
  假如你懂得留住一顆寧靜的心,那你定會由衷地感歎:即使我不夠快樂,也不要把眉頭深鎖,人生本是短暫,為何我還要去種植苦澀?
  當你不再去栽培苦澀,懂得又會讓你明白:時間可以稀釋憂愁,胸寬能夠驅散困惑。
  是的,沒有人知道生命中究竟還會發生什麼,但懂得會讓你打開心靈之窗,使陽光的溫波不再溜走,讓你彷徨之心便有了一支永不熄滅的快樂之歌。
  人生美好,懂得如水的情懷,是一顆溫婉的心,一種難言的柔,一縷獨特的美;它,摸不到,卻真切存在,如影隨形;看不清,卻清晰心底,不曾遠離;忘不了,天涯咫尺,如清風,如細雨,如紫色的海。懂得是一汪溪流,它流出淡雅的光澤,如一首清歌隱若千里之外;它放逐至純的情感,如一抹剪影讓人怦然心動;它詮釋自然的唯美,演繹世情永恆。
  人生負重,懂得風起的日子,淡看落花,閑說落日;懂得雪舞的時節,舉杯邀月,幾度橫秋;懂得收攏夜幕,幾番風雨,幾絲緒愁。
  冬去春來,梅落無語。懂得滄桑,那遲暮的嫣紅是對生命逆轉的期待;梅骨幽香,演繹美麗的落寞,是西風蕭瑟那天籟之音在時光沉澱後的蒼涼。懂得豁達,無論它是,片片雪花,還是淒美的殘陽,或是惆悵的西風;懂得沉澱,無論它是,繽紛的花朵,還是漂泊的腳步,或是感傷的紅塵。瀟灑地轉身,把憾事淹沒;豪氣地解扣,讓喟歎浩然;深深地銘記,如新nuskin產品讓歲月永恆。
  一川煙雨,暗鎖滿江潮起的滾滾洪流。幾許沉浮,幾許心緒,幾番兩處閑說。
  懂得,是黑白,是血性,是堅韌,是那剪背影在心裡、在夢裡、在無限的淚光裡堅強;
  懂得,是人道,是衷腸,是離愁,是那心底依然守候的、不曾遠離、不能遠離、不會遠離的那份深知。
  懂得與心靈一起,守護塵海的起起伏伏,
  懂得與生命相連,亦擇生活的平平淡淡,
  懂得與人交往坦蕩那胸襟的深深淺淺。
  我們要學會懂得,靈活懂得,縝密懂得,因為懂得是迷路者的北斗,是墾荒者的綠洲,是久旱天的甘雨,是人生真諦的永恆……
  


Posted by stairhee at 16:13Comments(0)diary

2014年05月31日

孤雁歸兮聲嚶嚶

記憶真是壹件神奇的事,駐滿了世間的種種,無論是喜怒哀樂,還是酸甜苦辣,盡入其中。正如詩人所言,這個世界,有沈淪的痛苦,也有蘇醒的歡欣。這些都被某些形式保存了下來。

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高山流水,相遇知音,那是多麽奇妙。天台玻璃屋有琴曲流水,記錄了千古佳話。又有金榜題名時,可奏《十八學士登瀛洲》。有詩為證,“天將昌唐,丕哉吾皇。崇文學,蒐羅俊良。禮延納,十八學士在金馬玉堂”。宋徽宗也書過十八學士之名。

江淹《別賦》:“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範文正公:“黯銷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元好問:“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蔡文姬專有《胡笳十八拍(po)》,以寄留在匈奴的兩個兒子,曲子何其悲傷。有詩為證,“胡笳動兮邊馬鳴,孤雁歸兮聲嚶嚶”。

古琴中自有新天地。王靜安《人間詞話》評李後主詞,“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之詞。”古琴傳至今日,古琴中境界洞開。

有有我之境,中一派位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有如“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漢明妃有琴曲《秋塞吟》,又名《搔首問天》,因恨不見遇,而作怨思之歌,又謂之《昭君怨》。《太音補遺》:“時莫悲於秋,地莫極於塞。高秋遠塞,飛鳥不下,走獸忘群,傷心慘目,孰有過於此哉?此蓋以傷昭君出塞之苦也”。秋塞本無情,而琴以賦以深刻情境,實在感人。

亦有無我之境,以物觀物,故不知何者為我,何者為物。有如“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最有名曲莫過於《平沙落雁》。琴者,禁也。即禁止內心感情,香港如新以抒琴曲所物之態,物之情。

清張孔山《天聞閣琴譜》解題為,“蓋取秋高氣爽,風沙靜平,雲程萬裏,天際飛鳴。借鴻鵠之遠誌,寫逸士之心胸者也。”此曲取意不俗,意境高遠,以靜寓動,以逸待時。通過邪念逸恬靜的情景描寫,引發幽渺曠遠的美妙意境。

古琴作為君子四藝之首,文人傾於心與血,王賜豪駐滿生活的記憶。在如今歷久彌新,每每彈來,意滿興濃。  


Posted by stairhee at 11:12Comments(0)diary

2014年05月20日

似乎一切都關於曾經

曾經。

似乎一切都關於曾經雪纖瘦投訴

曾經的我們背著書包,騎著單車,穿梭於漸漸變得親切的路口,曾經的我們穿著校服,坐在操場上,唱著熟悉的歌,曾經的我們,面對著黑板,認真地等待著快樂的下課鈴聲,曾經的我們聽著鈴聲,跑出教室,任身影從此淹沒在夕陽之下,也從此人夕陽陷越深。

也許在多年以前就該祭奠逝去的曾經,好讓在未來的我們不必為它哀傷。也許在多年以後的我們還會想念,那時的我們不知該為誰落淚。但好像時間,一直都停留在現在,不曾離去。

現在的我每天背著書包,亦或和朋友,亦或和自己,遊蕩在校園裡的某兩點之間,沒有悲傷,沒有留戀,好像一切都順其自然,在日出之後,張開雙眼,在日落之後,聽聽音樂,旋律,都是莫名的旋律。帶走了些寂寞,又贈予了些沉默雪纖瘦投訴

沉默。

其實我一直都喜歡沉默,在角落,聽音樂,寫字,看書,不知不覺的習慣,後知後覺的落寞。可是,無法挽回,任自己與世隔絕。黑暗中,仿佛在輪回之中,享受生命靜止的那一刻,也許是我一生不會叫醒的奢華。最後一秒,聽繁華落盡,回音“滴答,滴答..."

我沒想過,關於未來。多數,都是在計算著時間,直到忽然間的回首,才發現,時間,真的像是流水,沒有源頭,那盡頭呢?或許它會看著我慢慢老去,然後等待下一個過客。我們,都是時間的過客。

過客,過目即忘的客人。

遺忘,習慣被人遺忘。不給人悲傷,不留己寂寞,不去在乎,因為從未被誰在乎。曾經在乎的早已消失在縱逝的年華里,陽光給它灼熱,昇華,不再來,真的就不再回來雪纖瘦投訴


在某個紀念的日子裡,我抬頭看著天空,偶爾飄過幾朵流浪的雲,似乎有陽光的愛憐,泛著夢想的光,喚醒久眠的種子,如煙花一樣,盛開。

盛開......
  


Posted by stairhee at 17:29Comments(0)diary

2014年03月24日

我依然站在這裡!

題記:幾秋幾載的等待,春去春來花開花又敗。

清晨陽光暖暖的襲來,

昨日疲憊的我毅然站立 ,

她就在我的身邊康泰旅行團

害羞待放的她是這般的動人美麗,

從那刻我變失心的愛上了你,

春風悄悄的喚醒了枝椏,

你靜靜的綻放的妖豔,

在沐浴的春風,

在夕陽西下的霞光裡,

在你我喃喃的細語,

亦複一日你卻沉浸陶醉在世俗紅塵的浮誇,

夜幕下我朝她的方向望去

那裡只留下了褐色的泥土,

他深愛的她康泰領隊

離他而去,

他的心在烈火中燃盡重生,

只為再次遇見她,

淚水順著臉頰像含羞的花,

在陽光下晶瑩剔透,

便無聲無息的落下nuskin 如新

猶如花兒般清澈的綻放,

如果你記得那個夢,

我依然站在這裡!
  


Posted by stairhee at 17:54Comments(0)diary

2013年12月03日

受賞とか入選とか

今、ショートショートその三の執筆を始めた。
とはいえ、十五年前に書いた、私にしては珍しい、ちょっと不思議なエロティシズムが漂う作品を原稿用紙五枚にまとめただけであるけれど。とりいそぎ、五枚に集約し、再度防刮花保護膜、手を入れるのである。

そのプリントされた原稿を見ていたら、これも某掌編コンクールに応募していた。
すっかり忘れていた。著名な文学賞への応募、十回のはず。それから、掌編コンクールにも、同じぐらい応募していたのだろう。仮に、総回数二十回と推定すると、私は一度も入選さえしていない。見事である。もちろん、私のような方々は、相当数いらっしゃると思う。

受賞とか入選とか、なんぼのもんじゃいなどと負け惜しみを言いたいのではなくて、
やはり、大体の物事は十年ぐらいでプロの域にOtterBox防水手機保護殼、普通は行くことを考えれば、この結果は、やはり、才がないと理解するべきだと思う。審査員の見る目がどうのこうのなんて思わない。だって、やはり、受賞作は、みな、流石であるから。と、客観的に考えてみる。ちと、寂しいといえば寂しいけど。

で、以前にも一度書いたけれど、たとえば、私が、なんらかのジャズピアノのコンテストに出たとする。もう、絶対に受賞とかはありえない。我流とか邪道とか、でたらめとかとの評が飛び交うはずである。でも、一部の熱狂的マニアに支持される。この構図が、はっきりと目に浮かぶ。

どうも、私自身のトーナリティーが、こういうマニアック系にしか行かないようである。
なんか、これはこれで牛欄牌奶粉、天性のアンダーグランドだと思えば、ひとつの才能ではあるかもしれなくもなくもなくてぇーもじもじもじ。でも、こんだけ日の目を見ないと、吸血鬼になっちゃうよぉーーー。審査員の方々に噛み付いちゃったりして.....。  


Posted by stairhee at 17:07Comments(0)di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