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6日

要在一起卻很難

在這段時間裡面,我偶爾會想,兩個互相喜歡的人會因為什麼原因而沒有走在一起。朋友說,愛很簡單,但是要在一起卻很難頭油多

有些人結婚已經無關愛不愛了,只要有車有房,即使那個人看上去“馬馬虎虎”,那還是可以湊合著過日子。很多相愛的人卻不能在一起,那是因為雙方的條件受到了限制,即使是“深愛”也有顧忌。

愛在當下,很難。因此,愛過,更珍惜。

我有一個好朋友,他喜歡了一個女孩,可是他卻沒有想過告白,那是因為他連自己的未來都看不到,他不能提供好的生活給她,比起要她跟著他奔波,他寧願她另找一個人安定地過日子德善健髮

女個女孩我也認識,我曾經問過他,萬一你要嫁人的時候他還沒跟你表白的話,你會不會就這麼嫁了。她說,如果這是他的願望,也許我會這樣。

看到他們,我只有惋惜。我只是覺得,相愛的兩個人就應該在一起,可是兩個人都太倔強了,都不肯先讓步,最後兩個人也就無疾而終孔聖堂中學
  


Posted by stairhee at 18:12Comments(0)

2014年12月09日

跨入中年之後的第一天

  年輕的時候,自己滿身棱角,腦子裡滿是“獨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頭。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漫江碧透,百舸爭流。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類霜天競自由。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攜來百侶曾遊,憶往昔崢嶸歲月稠。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康泰領隊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曾記否,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在很多的場合,只要自己一說話,幾乎都是得罪人的語氣。還為自己找個很恰當的理由:“不成熟!”
  
  跨入中年之後,上有老,小有小,內心承載太多的責任。生活的無常,平凡的自己每一天幾乎都過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深怕家人出事,深怕家人生病。在這個病不起,死不得的時代,我還能保持一絲內心的快樂,很多的時候,靠的是自己內心強大的信念啊。
  
  中年之後,家中老人得罪不起。母親一輩子操勞,好不容易熬到子孫滿堂,不覺已經白髮蒼蒼,年近七十。母親兒子有三,還有一女兒。卻因種種原因,母親唯一的選擇只能跟我一起生活。父親的早逝已經讓我體會“子欲養,而親不在”的悲痛,難道面對母親我還能薄養厚葬麼?絕不能!在母親的有生之年,還母親一個幸福安康的晚年,這是中年之後首要之責任。母親,家中老大,得罪不起。
  
  中年之後,家中妻子得罪不起。尚不論愛與不愛的問題,妻子絆絆磕磕地陪伴自己十幾年了,把一個家徒四壁的家變成溫暖的小窩,功不可沒!這是一個即將陪伴自己終生的女人,康泰領隊等同于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得罪她就等同於得罪自己,誰這麼笨會跟自己過意不去?
  
  中年之後,家中女兒得罪不起。都說女兒是自己上輩子的情人,作為一個深受先進教育思想的文化人,自己跟女兒所接觸的每一個細節都無形地滲透著自己的教育理念。要把女兒打造成為自己想要成為那種人。要學會尊重,要以身作則,要有耐心。。。。。這哪裡是教育女兒,分明是教育自己嘛?
  
  中年之後,單位領導得罪不起。那是自己衣食父母,即使自己無欲無求,不求升遷,起碼保證工作穩定,以免導致生活再度勞碌奔波。聰明的領導已經學會懂事了,別人已經學會尊重自己,自己又何必得罪別人?只要不涉及根本的利益,你好我好大家好。單位領導,無需得罪,大家生活不在一個圈子裡,除了公事,康泰導遊無需交流,談何得罪?
  
  中年之後,單位同事得罪不起。同事者,一同共事的人而已。為了工作需要,必須強調團隊合作,得罪同事,影響工作效率,何必呢?更何況,同事不是朋友,別人沒必要顧及你自己的感受,得罪同事,想過後果麼?想過民主投票那一票麼?我只是偶爾在辦公室抽根煙,就立即招來多少非議!同樣的我在房間裡抽根煙,同樣招來妻子唐僧式的嘮叨,不同之處是:一個是背後打小報告,一個以嘮叨的形式表示關心罷了。同事,真的得罪不起啊。
  
  中年之後,朋友,知己朋友,還能得罪麼?我的朋友告訴我,來吧,兄弟,受委屈了,來兄弟處散心。可是,我知道,我的那些朋友其實也曾經歷我的類似遭遇。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又如何忍心在朋友的傷口處撒鹽?
  
  如此,我學會了自我療傷!中年之後,人生就是一場修行。王賜豪自我療傷,不就是修行的必修科目麼?
  
  今天是自己跨入中年之後的第一天,撰寫此文,以表明志。
  


Posted by stairhee at 15:26Comments(0)情感類

2014年12月01日

感知達意歌中意思

只是厭倦了目前的工作,並非是真的病的不能上班,請一日假,把強迫自己的苦悶窘況,連同自己一起丟在房間裡,房門是開著的,在寂靜的住處,我聽到清風吹過的聲響,感知秋心,總不免些許傷懷.

窗外的天空很灰暗,又要下雨了,很不巧的,每次休息大都是雨天,不利出行,事實上即便是晴天也是不會出行的,我是一個行動上較懶的人,無倫雨天晴天,天幕工程都會有不便出行的藉口。

擁一扇閑窗,臨風聽雨,順便把洋洋灑灑的心事也一併拋在雨中,不知道人為什麼總有那麼多千絲萬縷的愁悶情懷,無法解脫,你想活得簡單瀟灑,自是不能,我羡慕那些可以定時讓心清零的人;羡慕那些可以把自己的靈魂照顧到很好的人,曾經有一個網友,提到最多的話題就是簡單務實就好,何償不是呢,道理誰都懂,但在紅塵濁世中,又有幾人不受世俗名利的影響?有多少人可以做到清靜簡甯自居?不久前填過一闕詞讓英幫忙斧正,英說你的詞意境孤寂惆悵,很像你的個性,希望我陽光些,我知道,我始終是做不了明媚的女子,或許是這樣,我的身體,總是弱弱的,一個人想要改變骨子裡相隨的東西,真是太難太難了。

窗外的風景經過一番雨的洗滌,格外的澄亮,樹上的葉子也都還蔥蘢,電動桌這裡的秋天總是較其它地方來的遲一些,若想在一片葉子上尋找秋天的痕跡,還須要等上些時日,但如果心稍細些許也是能感覺到的,這清風,這雨水自是不同其它季節的,把手伸出窗外,感知秋天在手心裡流淌的味道,心頭便會掠過一絲微涼……

極目可達的遠山,一朵浪花似的佇立在樓層後,總想眺望到更遠的地方,把隔山隔水的思,隔江隔河的念,用眼眸傳達;也想跑到山上,一個人瘋子似的呐喊,把所有積壓在心頭愁腸百結心亂如麻的心事都交付給空曠原野。事實上,處鬧市中的我,什麼也不能做,更不敢呐喊,怕聲音還沒發出,就被心細的人論為神經病類型的人,於是,我找尋到適合我釋懷的方式,書寫,把心事寄託在文字上,是我慣用的方式,但我總是懶的,會因為電腦的顏色不好,會因為丟失了一支鋼筆為由而放棄寫字,人也終歸是要發洩的,我不喜找人交談,曾璧山中學唯一的方式,也只能託付於文字,也唯有文字,做得了我今生的知己

佇立良久,我的心開始變得空空茫茫的,眼神呆滯,站在光陰之湄, 回顧經年往事,總有太多太多的不如意,以為這些心事在心之一隅埋藏的很好,即便有人刻意提及,也會毫髮無傷,沒曾想,那潮濕的往事又有幾時真正的風乾過?我不是一個活在回憶裡的人,不會在回憶裡等待一個未知的未來,卻也無法讓心情保持明媚,但我相信,始終會有人懂我的

房間裡還在播放yesterday once more這首歌,我喜歡的英文歌很少,唯獨這首極愛,曾璧山中學每次聽歌都會放的一首,其實我的英文有些糟糕,很多句子並不能翻譯過來,喜歡它僅僅是喜歡它的旋律,是的,一首歌,也許不須要你讀懂它的歌詞,只要跟著它的旋律入心,入境,便會感知達意歌中意思……
  


Posted by stairhee at 13:16Comments(0)記事曾璧山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