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29日

怎麼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這一切若非不是為了得到所應有的物質或許說是錢,哪誰又想甘願被別人所指示,所屈辱呢!在這一切的條件下若非能受得了這般的委屈,還有些什麼又能促使自己放棄呢!想來這一切的來源都是生活所迫,誰不想安安靜靜的在家裏享受生活呢!在被別人所制止下的心裏都是懵懂的,即使能銅鑼灣髮型屋堅持下去或許能得到很多經驗,也或許心裏難免會受到打擊,人都是在困難的環境中成長,而很多時候困難的環境會使人都變壞,變的很陌生,都不認識了,這樣的生活日復一日的活著,這樣的人生和沒有生存過是一樣的道理。

殘 花凋零,人老病死,為的是一時的綻放,一時的鮮豔,人的一生為的是心裏的想要的而堅持下去,當需要回頭時請放下你曾經努力過的,這樣你的包袱會丟下,或許 你會換另外一種生活方式,我常常在想,這人的生命是註定的嗎?當你努力時你會有成就,當你墮落時你會感覺到無助,看著這一切的冷眼,我只能默默的想,都是 人的命運罷了,何嘗的富貴,何嘗的貧窮,都是人的自尊心在作怪罷了,能有口吃的生存下去已經夠好了,何必去奢求些什麼呢!然而都會感覺到可 憐,可憐這一生沒有好好活著,而活的那麼悲憫,活的那麼痛苦,雖然可以接觸到雲端,但都是浮雲,也只是自尊心在作怪罷了,一個善良的人在社會上呆久了都會 看著錢而使自己不在為了自己而活著,都是為了自己的自尊心而活著,都學會了攀比,學會了高傲,這心裏都會慢慢的變的自己都不認識,其實說起來也是很實際 的,看著很多人住著豪房,開著跑車,但自己依然留在原位,這一切的逼迫都會使心裏會去奮鬥,那麼為了錢而奮鬥,當擁有了金錢和物質後,可能歲月都帶走了青 春。

留下的只是錢,只是遺憾,並沒有好好享受生活,大師也好,文人也好,除了想給自己寫些東西的人都是在想著有朝一日也有一定的地位和權 力,這樣的文人大師寫出的東西和說出來的話語都也只是敷衍罷了,又怎能稱是佳作呢!想想古代李白杜甫等詩人都是為了鄭州旅行團追求文學,而不曾想到利益,這樣的環境 會給人帶來靈感,而創作出好的作品。如今而已,寫小說的,寫文章的,做什麼的都是為了錢,為了獎,為了名,都把原有的文學慢慢腐蝕了,又怎 能是發自內心寫作呢!然而這一切的根源都是社會的生存而導致人必須要有錢才能生存,所以沒有誰不是為了錢而活下去,又因這些的心態導致你身邊的黑暗一步步 逼近自己,或許有些人會這樣想到,若是不為了錢,又怎麼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其實你捫心自問,當你有了錢,會是你想要的生活嗎?到那時並不 是想回頭就能回頭的,說了太多都只是一種世態,並不能做些什麼來改變,因為什麼都可以改變唯獨心裏不能改變,當你身邊碰到讓你覺得是逼迫自己的事,或是身 邊朋友有很多形態,或是說你怎麼怎麼的,或是在排擠你,或是在利用你,你會覺得這是正確常態,只能默默的念,倚樓聽風雨,冷眼看世人,當沒有這些事發生的 時候就按照自己想做的去做,想怎麼活就怎麼活,不要約束自己去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這樣即使得到了,你也會不開心的。

當然你可以用這些話 說別人,但別人也可以用這些話來說你,難免你也會控制不住自己的心魔而做些讓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心態調整到最好,心理做ips 韩國 整容到最靜,身體做到最潔,這樣的活 著才是有意義的,因為很多人活到幾十歲了,都不知道為了什麼而活著,活著是為了什麼,什麼樣的活著才開心,做什麼樣時候才會感覺到開心,別人用冷眼看待自 己時你會感覺到這是人的常態,當自己受到痛苦時,你會感覺到這是生存的需要,可以放下也可以拿起,沖到頂端,這樣的生活雖然累,但必須是你想要的,如果是 別人促使你這樣做的,那這樣就沒有必要去這樣活著,人生短暫,每一秒都是逝去,所以珍惜這一切。

  


Posted by stairhee at 17:57Comments(0)情感類

2015年09月25日

紅紅的桂花開滿枝頭

懷念一棵樹。准確的說是懷念家鄉的那棵願景村 退款大桂花樹。

大桂花樹長在垸前的大路邊。聽老人們講,桂花樹是上上個世紀中葉垸裏的老人們栽下的,距今有一百六七十年了。從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我兒時記事起,樹幹就有兩人合抱粗,樹冠直徑足有四五十米,粗大的樹枝一邊遮護著進村的大路,一邊伸向垸前的大水塘。由於有了這棵桂花樹,人們常喜歡在樹下駐足,久之,樹下漸漸形成了一塊平地,成了垸裏人集散的天然場所。百餘年來,每到八月,垸前垸後,方園裏把路都充滿了濃鬱的桂花香來。惹得十裏八鄉的人們前來欣賞。大桂花樹也早就A霸數學教室成了我們垸裏的地名詞。鄉親們凡外出走親訪友,上鎮趕集,只要一遇到人們問及來,都自豪地說:我們是大桂花樹的。

在我的記憶裏,家鄉的大桂花樹是一棵歡樂樹。單不說兒時與小夥伴們一起上樹掏鳥窩,更有夏天裏,我們小夥伴都一一爬上樹杆,從七八米高的樹枝上往下面水塘裏跳,嚇得老人們大呼小叫,我們則從驚叫裏尋到了兒時特有的快樂!當然,最最快樂的還要是每年老曆八月底或是九月初收獲桂花的日子,那天,垸裏的男女老少都齊集到大桂花樹下,人們都張羅著打桂花。只見垸裏的三兩個年輕小夥拿著短竹杆爬上樹去,婦女們則拉起尼龍布,搬出曬篚、竹墊等在樹底下排開來。垸裏的小隊幹部、老人則在一邊條橙上坐著,男人三五成群一起吸著汗煙,婦女都站在樹邊,有的抱著小孩,有的則納著鞋底。當然,這個時候最快樂、最頑皮的還數我們這些孩子們。我們不停地在人群裏沖進鑽出,不時招來大人的責罵。即便如此,從張羅著打桂花到桂花收拾完畢,我們這幫孩子們沒有一刻消停過。待一切布置就緒,隨著樹上小夥的杆起杆落,紅色的桂花就象是一陣陣紅雨,帶著芬香,飄落在鄉親們喜慶的心田裏。不幾天,垸裏家家戶戶都飄逸出桂花茶香來。

在我的記憶裏,大桂花樹是一棵集結樹。大集體時,鄉民們幹農活休息時,都圍坐在大桂花樹下拉家長,盤算一年收成。小隊長則不時的在大桂花樹下開個幹部會或Neo skin lab 傳銷群眾會。年終小隊分魚、分肉、分豆果等計劃物品,小隊幹部總是在大桂花樹上掛上一個大汽油燈,家家戶戶來分紅。更有每年夏天,一到夜晚,家家戶戶都搬出自家的竹床、涼席到大桂花樹下乘涼,老人們年複一年地在樹下重複著牛郎織女的故事;孩子們則在大人們的老巴扇下,望著銀河星進入夢鄉。凡是垸裏那家有個紅白喜事,只要是掌頭的站在大桂花樹下吆喝一聲:大桂花樹下呀。垸裏的男女都會迅速集到樹下,聽掌事的人吩咐,男人那幾個抬嫁妝,那幾個打鑼鼓;婦女那幾個燒火辦菜做酒飯,那幾個貼花布置新房。每遇垸裏有孩考上大學或是參軍入伍,只一聲鑼鼓響,垸裏的男女老少就會齊集樹下,一起把上學或參軍的孩子送到對面公路上。1982年冬,鄉親們也就是在這棵大桂花樹下,敲鑼打鼓把我送上對面公路,送出大山的。

在我的記憶裏,家鄉的大桂花樹還是親情樹。由於大桂花樹長在路邊,垸裏的這條路古往今來都是通往相鄰的安徽省必經之路,過往行人少不了在樹下歇個腳。於是垸裏的先輩們為了方便路人,特地打制了兩條石橙供行人歇息。百年來,垸裏的人但見有行人在樹下歇息的,總有人會主動送上茶水。久而久之,一些過往常客,只要在樹下歇息,就會扯一嗓子:來---茶---水---呀,保管不一會垸裏就會有女人提著茶水送來。我的娘親也就是其中送茶水的一位。更讓我不能忘懷的是,從我十一歲出村讀初中時起,三十四年來,不論春夏秋冬,刮風下雨,每次我上學或回單位上班,我的娘親總要把我送到大桂花樹下,目送兒子遠行,直到我走出對面的山坳,母親看不兒子的身影;每次我放學回來或回家探望父母,我的娘親總會早早地站在大桂花樹下把兒子眺望,三十多年,無數次送兒接兒,只要是母親知道兒回來,我總能一進山坳口就能看到大桂花樹下母親瘦小而親切的身影。也就是在這棵大桂花樹下,母親把兒送進初中,送進高中,送進大學,送進軍營……

分田到戶後,集體財產都分給了村民,唯獨這棵大桂花樹沒有分。每年桂花收獲季節,都是由垸裏幾位老人持公,組織人打下桂分給各家各戶,開始十來年,到也還無事。本世紀初,垸裏的幾位老人都相繼過世了。一年桂花飄香時,垸裏幾個年輕人打下桂花就地私分了。年底垸裏在外打工的人回來聽說此事,一時憤起,便將大桂花樹的枝叉砍去一大半,今年三月我回家時,那棵大桂花樹竟被垸裏好事者作價給賣了,這棵百來年的古桂花樹,現在路邊只留下十米見方的大坑……







  


Posted by stairhee at 15:56Comments(0)

2015年09月02日

莊稼人看一眼,心裏便樂開了花

喜歡在淺秋的季節裏,坐擁一季蔥蘢的綠意,用夏日未泯的情懷,來臨摹未曾走遠的一場繁華似錦,用一顆淡泊的心,去迎接一季五彩繽紛的秋韻。
人生如夢,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漫漫紅塵,我不過是來自於偶然的一粒微塵,何不用感恩的心,去坦然面對;花開花謝,四季輪回,人生道場,皆為過客,何不瀟瀟灑灑走一回?
喜歡安靜,也喜歡特立獨行。一個人獨處的時間久了,不免想優纖美容好唔好出去走一走,於是,騎一輛單車,選一條僻靜的鄉間小路,攜一份美麗婉約的心情,走進大自然。將心放逐,還原一份純真,一份美好,一份簡約,一份詩意。
此時,時光之筆還未曾染黃一季蔥郁,小路兩旁,各種野草叢生,繁茂依舊。秋雖已至,依然蔥籠如惜,欣欣向榮。尤其是那搖曳在風中的狗尾巴草,伸展著綠色的絨毛,臨風而舞,默默地吟唱著屬於自己的歌謠。
幾株夜來香已經悠然綻放,紅的奪人眼目,黃的嬌豔欲滴,只一眼,便有暗香浮動,過目難忘。花草間不時有蝴蝶飛來飛去,舞姿翩躚,樹上有鳥兒在歡唱,那清脆的鳥語裏,仿佛能滴出綠來。這正是,“留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
在路口濃密的綠蔭下,幾位老人正在饒有興趣的下棋對弈,佈滿滄桑的臉上,寫滿了歡喜。他們是那樣的隨意,或許,悠閒時的一杯茶,寂寞時的一袋煙,這就是農家人的樂吧。
那邊綠色的莊稼地裏,還有一位鋤草的婦人,她不緊不慢,不急不緩香港奶粉地打理著這片土地。哦,她是把時光當成了一塊錦,她一針一線,細細密密,穿起一朵朵細碎的花,繡出一幅畫,原來她在繡光陰呢。
你看,那玉米田裏,一個個快要成熟的玉米棒子,身著綠色睡袍,梳著羊角辮,好像抱在母親懷裏的一個個可愛的綠娃娃。莊稼人看一眼,心裏便樂開了花。
沿著綠色的長廊繼續前行,耳邊飄來悠揚婉轉的樂聲。那樂聲仿佛是從天上流淌下來的,抬頭一看,不遠處一片綠坡上,一位老人在放牧著一群可愛的羊。羊兒們悠然地吃著草,老農一手揮著鞭子,一手提著一個小型收錄機,各有各的樂趣。哈!聽的人都醉啦!
鄉間的田間,格外的寧靜。尤其是這個時候,夕陽即將西下,將暮未暮,一抹暖陽,給大地、樹木、莊稼和人,披上了一層金色的外衣,質地分明,熠熠生輝。讓人不由得聯想到幾個詞:歲月靜好,時光柔軟。寂寂燦燦,有一種恍若隔世的美,仿佛生了香,餘音繚繞,氤氳不散,靜美深遠。
極其喜歡這樣的時光。你只許靜默在一處,用心聆聽,仿佛一伸手,就能握住這日子的溫柔。所有的不快,一切的繁蕪,都在這一刻,隨風而散。有的只是一 顆閑閑的心,靜靜的念。不說昨天,不訂造梳化寫明天,良宵一刻值千金,惟願,將眼前點滴的小清歡,穿成一朵淡雅的時光之花,別在衣襟上。細細品味,慢慢欣賞。
  


Posted by stairhee at 17:08Comments(0)情感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