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3月19日

以為接近幸福,卻發現濃情不復

沒有想到會再次遇見妳,在那趟由家開往武漢的客車上。

本來我不確定那是妳,感覺八個月沒有見面就像八年過後,妳變成我眼中陌生的影像。但聽到妳和同伴大聲講話的聲音,我確定了,那個壹如往常大大咧咧又莽撞的妳,nu skin 如新就這樣與我相逢了。

妳更瘦了,眼窩比以前還要深。讓我想起了以前我大發脾氣時妳眼睛紅紅的樣子。

但妳顯然不想表現出妳也看見了我,去找座位的時候,甚至沒有看我壹眼,就徑直從我身後擠過。不知道擦肩而過的那壹刻,誰的心狠狠地顫抖了壹下。是妳的,還是我的,我不得而知。

我是什麽心情呢。車子在路上顛簸,我始終像站不穩。右手空出來壹直摁手機,天天動聽裏面的歌曲換了壹首又壹首,我怎麽都不能感到滿意。心裏有個聲音輕蔑地嘲笑自己,那個時候做再多事情都像是刻意的掩飾。從後視鏡看過去,車上的每個人都輕松愜意地享受著早晨的小時光,誰會知道,這車上有壹個男生和壹個女生,那個男生愛了那個女生六年,他們在壹起三年,後來那個女生甩了那個男生,去找她所謂的自由了。而現在,他們默不作聲地站在車的兩端,看起來遙不可及又漠不相關。

妳也知道,現在我有了新的男友。我之所以知道妳知道,是因為我毫不費力地發現我很久之前加了壹個陌生人的**號碼,後來忘了刪掉,那人說話的語氣和妳壹模壹樣。壹直到現在,每當我有任何動態時,那個“陌生人”就會第壹時間來看我空間。於是我就這樣裝作毫不知情,任由妳來去。可能這樣不公平,但我卻不能抗拒。我不說出來,這就是我們都不會說的秘密。

無可避免我會說到分手後。仿佛分手後,我的記憶力更好了。我也不能坦然告訴妳,那些妳在自己空間裏的獨白我都看到過,雖然我們彼此拉黑,但妳沒有像我壹樣改掉密碼。我看著那些痛徹心扉的句子,不僅是傷害妳自己,也句句刺痛我。我沒有給妳安慰,只是默默看著,只是讓自己記住,曾經有個人,他愛我如生命。

他們不是都說了嗎,“早死早解脫”。分分合合那麽多次,我們都累了。不然妳也不會那麽固執地跑去珠海,聽不進家人勸阻,壹個人拖著行李,走了之後幾乎不聯系任何人。如果不是妳妹妹發來短信懇求我挽留妳,這壹切我都無從得知。妳永遠倔強著,我打了10通電話,發了12條短信,不堪忍受的妳最後關機了。妳放棄了大學,放棄了家人的期望,放棄了自己。如新集團本來我想著分手了也好,妳能更加理智更加成熟。可我發現我錯了,妳壹如既往沖動,軟弱到用逃避來解決問題。

妳有妳的記憶,我也有我的。只是我和妳不同,不能依靠回憶生活,那樣傷人傷己。我的生活不能因為缺了妳而無法繼續,妳的也是。也不要因為過去的事情而否定現在,我明白我們都曾經真心擁有和付出過。

如果要說現在,我很害怕開口講。也許我需要更多安全感,也許他真的沒有坦誠以對,也許這些都是我以為,庸人自擾麽。總之,我開始了懷疑,開始猶豫,開始徘徊不定。他也不是不關心我,只是在他說了壹句“妳頭發亂了”的時,我的腦海中出現十字路口妳溫柔地為我戴好帽子的場景,隔著帽子妳的短發蹭著我的腦袋。我痛恨自己喜歡將妳們進行比較,卻又無法控制自己。這痛恨牽連到痛恨妳曾經出現過留下的那些記憶。我的感覺總是自私的。

我做了壹個決定,悄悄的賭註。就這樣沈默幾天,如果他真的在乎我,壹定不會放我走。如果他不在乎,連幾天也無法等待就此放手,我只能說壹切都將結束了。哪怕這結果讓我撕心裂肺,我也義無反顧。

也許吧,也許,這樣的我,真的適合壹個人。這條路上,很多人像我壹樣,以為接近幸福,如新香港卻發現濃情不復。


同じカテゴリー(記事)の記事
 藏著只有一個人才懂得體恤的情懷 (2015-08-14 11:28)
 清澈的溪水照見了我的影子 (2015-07-16 11:31)
 爺爺送了一只小鴨子當寵物 (2015-06-09 12:41)
 人之壹生,無憾、無悔,足以! (2015-02-25 15:41)
 在我的心裏,妳是壹處風景 (2015-02-04 10:42)
 我會再次 祈禱壹下 (2015-01-20 10:29)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


削除
以為接近幸福,卻發現濃情不復
    コメント(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