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6月12日

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裏

這幾天心裏頗不寧靜.今晚在院子裏坐著乘涼,忽然想起日日走過的荷塘,在這
滿月的光裏,總該另有一番樣子吧.月亮漸漸地升高了,牆外馬路上孩子們的歡笑,
已經聽不見了;妻在屋裏拍著閏兒,迷迷糊糊地哼著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帶上
門出去名創優品香港.
沿著荷塘,是一條曲折的小煤屑路.這是一條幽僻的路;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
加寂寞.荷塘四面,長著許多樹,蓊蓊鬱鬱的.路的一旁,是些楊柳,和一些不知道
名字的樹.沒有月光的晚上,這路上陰森森的,有些怕人.今晚卻很好,雖然月光也
還是淡淡的名創優品香港.
路上只我一個人,背著手踱著.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
己,到了另一個世界裏.我愛熱鬧,也愛冷靜;愛群居,也愛獨處.像今晚上,一個
人在這蒼茫的月下,什麼都可以想,什麼都可以不想,便覺是個自由的人.白天裏一
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說的話,現在都可不理.這是獨處的妙處;我且受用這無邊的荷
香月色好了.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彌望的是田田的葉子.葉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
層層的葉子中間,零星地點綴著些白花,有嫋娜地開著,有羞澀的打著朵兒的;正如
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裏的星星,又如剛出浴的美人.微風過處,送來縷縷清香,
仿佛遠處高樓上渺茫的歌聲似的.這時候葉子與花也有一些的顫動,像閃電般,霎時
傳過荷塘的那邊去了.葉子本是肩並肩密密的挨著,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
葉子底下是脈脈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見一些顏色;而葉子卻更見風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靜靜地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裏.葉
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樣自動貼標機;又像籠著輕紗的夢.雖然是滿月,天上卻有一層淡淡
的雲,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為這恰是到了好處--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別有風味
的.月光是隔了樹照過來的,高處叢生的灌木,落下參差的斑駁的黑影,卻又像是畫
在荷葉上.塘中的月色並不均勻,但光與影有著和諧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著的名曲.
荷塘的四面,遠遠近近,高高低低的都是樹,而楊柳最多.這些樹將一片荷塘重
重圍住;只在小路一旁,漏著幾段空隙,像是特為月光留下的.樹色一例是陰陰的,
乍看像一團煙霧;但楊柳的丰姿,便在煙霧裏也辨得出.樹梢上隱隱約約的是一帶遠
山,只有些大意罷了.樹縫裏也漏著一兩點路燈光,沒精打彩的,是渴睡人的眼.這
時候最熱鬧的,要數樹上的蟬聲與水裏的蛙聲;但熱鬧的是它們的,我什麼也沒有.
忽然想起采蓮的事情來了.采蓮是江南的舊俗,似乎很早就有,而六朝時為盛,
從詩歌裏可以約略知道.采蓮的是少年的女子,她們是蕩著小船,唱著豔歌去的.采
蓮人不用說很多,還有看采蓮的人.那是一個熱鬧的季節,也是一個風流的季節讀寫障礙.


同じカテゴリー(情感類)の記事
 怎麼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2015-09-29 17:57)
 莊稼人看一眼,心裏便樂開了花 (2015-09-02 17:08)
 眼前浮現壹個孩子可愛的面孔 (2015-05-08 11:00)
 跨入中年之後的第一天 (2014-12-09 15:26)
 無力對抗這整個世界的寂寞 (2014-04-26 11:26)
 燦然宣揚著自己的美麗 (2014-04-07 10:58)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


削除
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裏
    コメント(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