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02日

誰又能不喜歡上這溫軟的江南呢?

  總有那麼一個地方,聖潔到只能把她放在心裡敬仰施政樂
  ——題記

  江南,這個一半時間侵泡在雨水裡的城市,就連空氣裡都透著隆重又溫軟的潮濕。
  堤岸邊的柳樹,翠綠的枝椏低低的垂著,隨風微微的搖曳,展示著它獨具特色的地位,又仿若為這城市披上了一層飄逸靈動的綠蕾絲,鮮亮但不扎眼,就像本就是他的格局,缺一而不可。緩緩撐起傘,走在河岸邊,有些許細密的雨絲,隨風斜斜地交織著,有的偷偷溜進傘裡來,甚或是調皮的爬到臉上和身上,讓人不自覺的微嗔著,但卻是掩飾不住的歡喜著。小河的水靜謐的流淌著,仿佛這個世間的一切都與它無關,只是雨滴滴在水面不時有深深淺淺的波紋,搖盪著盛世繁華。不時有匆匆的行人低聲的咒駡著,想必是外地人吧。如若不是,怎會不習慣於包容這多雨的江南,又怎會忍心埋怨這清淺的風和雨施政樂
  有獨自撐傘的女子,清清淺淺的面容,寵辱不驚的神情,只是兀自輕輕悄悄地走著,不時抬頭凝望著那些細細密密的雨絲,仿佛洞穿了這世間的一切,溫溫婉婉,靜若處子。也有不撐傘的情侶,甜甜蜜蜜的並肩走著,一步一步慢慢輕踏著青石板,細數著小小的幸福。亦有年逾古稀的老人,抬一把竹椅,面帶微笑的凝視著那些年輕的希望,眼裡流露出幾許慈愛與滿足,微微點頭又搖頭,勾畫著他們心裡眼裡未完的故事。
  不知不覺間踱步到玉白色的小橋,那是怎樣的一種白呢?純潔到連多看它幾眼都會變成一種享受。那抹白色就這樣悄無聲息的闖進了人們的視野,倒也不覺的突兀,它就那樣靜靜的佇立著,白堤、翠柳、和風、細雨、行人……偶有幾聲脆響飄過,旋蕩在古老的街角,卻又忽的靜謐了,大概怕驚擾了這一季的安靜吧。
  繞過白橋,緩緩走進一條溫潤的小巷。貼著地面的青石板,承載了多少斑駁的過往,孕育著歷史該有的滄桑,就這樣安安靜靜的迎接著雨絲的親吻和撫慰,像是相濡以沫的戀人,又似慈愛的母親輕拍著她調皮的孩童。輕輕地走著,感受著這一片氤氳的小巷,在雨霧中更似睡著一般,只有針尖般大小的細雨絲,旁若無人的一根又一根的落下,卻也添了不少韻味。巷子深處,偶有輕輕的笑聲和低低的呵斥傳來,這是江南人獨有的溫柔吧,連責駡都是那麼溫若,以前就聽說江南的吳儂軟語,但還是就這麼被震撼了。
  走出小巷,雨已停了,有幾縷陽光灑下來,不淡也不烈,怕也不想破壞了這幅唯美的畫卷吧,就那麼溫柔的洋灑在每個角落。只是江南怎這般熟悉?大概這幅圖景早在我心中紮了根,只是不曾想起也從未忘記罷了。這多雨的江南安靜,唯美,卻不張揚。氤氳,清淺,卻不失瀟灑。就這麼寵辱不驚的書寫著她該有的軌跡,不逾越也不張揚,總是那麼剛剛好,多一分太俗,少一分不雅施政樂

  我到底不能徹底融入這江南如畫如詩的意境,大概是因為我這個北方人,終究只是個過客吧。一次小小的感觸又怎能讀懂多韻的江南呢?她的靈動,她得秀美,她得安靜,都像一場有一場的視覺盛宴,觸動著人們心靈的每根弦,舒適又安逸,閉上眼,聞到陣陣的清香,雨後的泥土和青草混合的香味輕輕地觸及著我們的嗅覺;睜開眼又是這麼一片唯美的天地,誰又能不喜歡上這溫軟的江南呢?
  搖頭,輕笑;收傘,轉身。


同じカテゴリー(記事)の記事
 藏著只有一個人才懂得體恤的情懷 (2015-08-14 11:28)
 清澈的溪水照見了我的影子 (2015-07-16 11:31)
 爺爺送了一只小鴨子當寵物 (2015-06-09 12:41)
 人之壹生,無憾、無悔,足以! (2015-02-25 15:41)
 在我的心裏,妳是壹處風景 (2015-02-04 10:42)
 我會再次 祈禱壹下 (2015-01-20 10:29)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


削除
誰又能不喜歡上這溫軟的江南呢?
    コメント(0)